[前言]

我記得我去年在羅浮宮走到兩隻腳都腫起來時,前方突然出現一座雕像,從我看到的第一眼方向就只是普通的臉龐和飽滿的屁股,可是繞道另一方去竟然同時看到渾圓的胸部和短短的陰莖。Hermaphroditus,意即「雌雄同體」。我當下看到時感到實在太震撼,原來人類一直都清楚人的肉體本來就有無限的可能,早在神話時就有了。

文章標籤

守夜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