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僅代表個人觀點。


 

「......這些性侵行為想必持續了很長的時間,他可以說是父親撫養大的。」

「狗屁!」莎蘭的口氣堅硬無比。

布隆維斯特詫異地望著她,只見她的眼神帶有一種頑固,絲毫沒有同情的成分。

「馬丁和所有人一樣都有反擊的機會。他會殺人、強暴人,是因為他喜歡。」

─ 摘自《龍紋身的女孩》第446頁,史蒂格‧拉森著,寂寞出版


人難免喜歡抱怨這、抱怨那的。

我看過一些人,他們做錯事情時總有許多理由,大概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最常見的諸如:某人沒有提早三小時通知我、我不知道這樣做是錯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為某人好、我只是想放輕鬆好好玩一下。這類藉口雖然可惡又可憐到一個令你想揍人的境界,但起碼不如第二類來得糟。

第二類是什麼? 第二類就是那種把小時候不如意的(家庭)成長背景當成免死牌。這世界上很多人經常做這種事情。舉個例子來說好了,我記得我幼稚園有個女生非常討人厭,總是喜歡偷東西、咬人、騙人和嘲笑別人,老師們一再耐心勸她不可以偷竊,要善待同學,要自愛,可是她還是依然故我。最後老師只好處罰她,因為她偷太多東西了。我記得老師處罰她時她聲淚俱下的說:「我們家很窮,我沒有爸爸媽媽,我只有阿嬤,老師你太壞了,你怎麼可以處罰我......」諸如此類的。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咬人有多痛!)

為什麼人們總是喜歡將自己做錯事情的原因歸咎到童年的一切不如意? 我認識很多人,很多人其實過得並不如他們口中說得這麼糟;可能沒什麼閒錢當王公貴族,但起碼有吃有穿可以上才藝班,爸媽不吵架。可笑的是,真正過得不好的人通常不會把事實掛在嘴邊,也比成天怪罪家庭、怪罪背景的人努力多了。

「我之所以現在這麼暴力,都是因為我的爸爸經常毆打我的母親。」

「我之所以會變成藥頭,都是因為我們家本來就幹這一行。」

「我之所以想殺掉我所有的同學,都是因為他們小時後嘲笑過我,我恨他們,他們讓我覺得很自卑,所以我要殺掉他們所有人。」

有些人成長背景很糟糕,糟糕到只能用a piece of sh*t 來形容,但那並不表是那些人長大之後要沉淪,或者完全喪失自我。並沒有法律規定小時候遭受家庭暴力的孩子長大後,就只能打老婆老公小孩,相反的,我知道有很多人因為遭受過暴力,發誓絕不讓自己的孩子也遭受同樣待遇。暴力催生仇恨,催生誤解,但並不表示這些可怕的事情要被重複演出。人其實都有決定權。

我討厭這個社會的媒體,在發生悲劇─校園屠殺、捷運砍人、鬥毆─之後,對兇手下了諸如這種推測:「犯案人成長於不健全家庭,父親失業,母親離家出走......」,或者「小時後孤僻冷漠」「曾被叔叔性侵」等成長背景藉口推論,每次我看到這種新聞,我就想要大吼大叫一番。是的,我們可以推斷這些成長的背景的確造成某種影響,但兇手仍然有能力決定成長背景可以影響他們到什麼地步。我們不需要替兇手找藉口,因這樣等同於立下了一個標準:只要你的成長背景夠悲慘夠shitty,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很討厭美國有些電影,壞人幹了些壞事之後總會有個鏡頭特寫他們流淚或軟弱的模樣,通常這都表示他們開始想到以前小時候的事情,電影中一定會有個moment,感覺上像是要玩真心話大冒險,而壞人就會開始說自己小時候過得多悲慘,多可憐,然後這些悲慘的故事就會解釋為什麼他們便成了壞人。

這比有人童年過得很爛還要爛上一千萬倍。

但真正爛的還在後頭。壞人講完可憐沒人愛的故事之後,好人通常都會原諒了壞人,不管是出自於同情或者什麼其他鳥蛋原因。這種好人不是真正好人,頂多叫做懦弱的笨蛋,因為原諒而非檢舉壞人只會讓一壞人、二觀眾(可能包括你的小孩!)以為逃過一劫,不管下次遇到什麼爛事,這招屢試不爽。

《竊資達人》(Identity Thief, 2013) 本來還可以撐得上一部好笑的片子(但以我的標準,也頂多好笑而已),結果這一切就在黛安娜(Melissa McCarthy 飾)講了她可憐的棄嬰故事後都毀了。

-------

Diana: And there's a really nice little police station in the center of the town where people that don't want their babies can leave them.

So what name is it that you want? Because I had six of them by the time I was through foster care.

Sandy: That's a... That's a tough life road to go... I mean, no one who could have helped you out maybe, ealry on, and put you down a different path?

Diana: No. No, there's been no one, ever, to put me down a different path. To do anything for me. There's never been anybody. It's just been me. So, I don't give a shit about people, and people don't give a shit about me. And that's just how it is.

Sandy: I give a shit about you.

Diana: You don't give a shit about me. You just want me to clean up my mess. You DON'T give a shit about me.

-------

我完全不覺得這個可憐的故事能夠發揮什麼效果,我能夠表達我對這樣成長背景的人某些同情心,但這並不表示我可以同意她的做為,我更不認同主角Sandy竟然決定不報警了,這簡直愚蠢至極。做錯事情就是做錯事情,沒有什麼好可憐的。

會搬出可憐童年故事的人其實是在侮辱自己,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意志和決心變成一個好人。


「狗屁!」莎蘭德又罵一聲。「小時候被虐待的又不是只有戈弗里一個,他不能因此就自認為有權力殺害女人。這是它自己的選擇,馬丁也是一樣。」

「我們不要爭執好嗎?」

「我不是在爭執。我只是覺得那些爛人很可悲,老是把罪怪到別人頭上。」

─ 摘自《龍紋身的女孩》第446頁,史蒂格‧拉森著,寂寞出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守夜人 的頭像
守夜人

守夜人看電影

守夜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