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謹此紀念在捷克度過的日子。


<Red Roses>

Sing the jolly songs while you may
for the songs are short
yet life is a rose
that withers and decays

so long after a century
then moss covers your whole tomb stone
river, red that runs through your whole body
blossoms, like the fleur d'amour

so make no rest but hurry
for the red blooms are evanescent
and songs are yet iridescent
Close my eyes and wait for a century
if I miss the blooms
and you miss the blink of me

中譯:

唱起那首歡樂歌吧,當你還能歌唱時
歌雖短
但生命就像玫瑰
隨之枯萎,隨之凋謝

一百年後
當你的墓被青苔覆蓋
紅河流變你的身軀
綻放,就像那愛情花

就別遲疑了,快吧
那紅花苞轉瞬即逝
而歡樂歌就像虹彩一樣易消失
閉上我的眼,在世紀間等待–
如果我錯過了那紅花苞
而你也錯過了眼睛一瞬時的我


<Names>
His name is Charles, Ali, Kakeru, and Shane
named after the great, the kind, and the saint
Her name is Elle, Hannah, Juna, and Fleur
named after the fair, the bright, and the pure
a wish that carries all the hope
of the parents around the globe
yesterday, today, and tomorrow

Clip a jasmine when it's still white
may the scent be ever
like this and other nights
praise the plums during the winter
for they are not deterred
by winds, nor by frost, either

so name this child after the flowers
for the fragrance and the valor
may the child be the one
that blooms when no other would
and still
more fragrant
than any other would

中譯:

他的名字是查理、阿里、一翔,和尚恩
以最勇敢的、和善的,和聖人之名
她的名字是艾兒、漢娜、尤娜,和花兒
以美貌、光明,和純潔之名
一個舉世皆知的希望
所有為人父母都知曉
過去,今日,和未來

將那尚且純白的茉莉花摘下吧
盼她永遠芬芳
就如同今天和之後的夜晚一樣
讚美那寒冬中的梅花
她們不屈不撓
儘管有風又有霜

就將這孩子以花來命名
芬芳又堅毅
希望這孩子
越冷越開花
而且
亦發清香


<I Was Told to Write Something Specific>
What do we know about love
if there ain't no eyes
of a cupid, a miner, and a dove
that carries a clove, a loaf, and a glove

What do I know about James Bond
if there ain't no song
about one rolled, one shot, and one drowned
in the deep, in the house, and in the pond

What do I know about sex
if there ain't no ex
who loves, kisses, and ejects

Out of a miracle will I mimic
the feeling of nothing specific
on an assignment so specific
yet so I'm quoting this
I have nothing terrific, horrific, poetic
and specific.

中譯:

我們到底了解愛情什麼
要不是沒有雙眼
丘比特的,礦工的,和鴿子的
銜著幸運草,帶著麵包,和一雙手套

我們到底了解007什麼
要不是那首歌
關於打滾,中槍,和溺斃
在深處,在房屋裡,在池塘裡

我到底了解性愛什麼
要不是前任
愛,親吻,和中出

如果是奇蹟我也許能模仿
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
因為這份作業要我寫些很特定的東西
所以我寫出下面的句子:
我沒有任何超讚、可怕,或者詩意的感覺
也沒有任何特定的東西可以寫


這三首詩寫於我2015上半年於捷克交換期間,應一堂課的要求,我得每個禮拜按照老師出題,生出一首英文詩。我並不喜歡這堂課的教授方式,而且我覺得老師實在太偷懶了,我們大家寫得那麼辛苦,他卻每篇都打哈哈帶過,頂多評個「寫得很好,繼續加油」的字樣,而且每個禮拜出的題目都像是老師到最後一秒才從馬桶上起來,然後說「啊哈,好耶那就是這個題目囉~」,所以後來我就索性不交作業了,哈哈。上面這三首是我唯一留下來的作品;第一首《紅河玫瑰》(Red Roses)其實是受到美國女詩人狄金森的一首詩《百年後》(After A Hundred Years)的啟發,當週的題目既然是「愛情」(你看超老梗的題目),我就乾脆寫個跨越百年、化成灰都認得的愛情故事。捷克人應該是沒讀過瓊瑤(吧!

是你啊,爾康

第二首詩的題目依然老梗,老師要我們寫「自己的國家」(確切字眼忘記了)。我覺得這題目倒還有點意思,想起以前國文課讀過席慕蓉的詩《蒙文課–內蒙古篇》,很喜歡詩人以命名的方式探討不同文化間的差異,雖然語言不同,但在對孩子的期待上都大致相同。去到國外之後,經常覺得台灣人對己的原生名字不夠尊重,所以想想就決定以自己的名字來回答當週的題目「自己的國家」。

阿提拉斯其實是匈奴人喔啾咪 👄

第三首詩的題目是最後讓我決定不要再跟這堂課繼續一唱一和的因素。我覺得「愛情」、「自己的國家」和其他像「印象最深刻的一幅風景」這類題目雖然老梗,也很空泛(或是說,老師覺得沒必要規定太多),但至少都是在他自己出題後可以自圓其說的範圍內,但這次就不一樣了:「請寫出一首以『特定』為題的詩」(Please write something "specific“),WTF? 「特定」?你知道特定不能當飯吃嗎?重點是老師自己好像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表達些什麼,真的就像是睡了一覺醒來後很努力回想他剛剛到底夢見了什麼,但因為想不起來只好出題要學生寫「很特定的東西」。我看到題目之後差點暴怒,拖了好久之後有天突然靈機一動,乾脆就以「特定」之名,行諷刺之實,反正就是因為沒什麼特定的東西可以寫,我隨便寫些阿里不達的東西都行,哼,結果這堂課我最後就被當掉了。

對了,「寫一些『特定』的東西」之後,下一週的題目變成「寫一些『不特定』的東西」(Please write something "unspecific"),我就說吧!老師一定是剛上完廁所或睡覺起來內五分鐘決定題目的!

至於你問我,本篇和電影有什麼相關的,我只能說,9/28 教師節剛過,想看好老師電影,就去看羅賓・威廉斯的《春風化雨》或者麥特戴蒙年輕時的《心靈捕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守夜人 的頭像
守夜人

守夜人看電影

守夜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