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上篇提及「挪移」(counter-adaption)和男主角反映了台灣的生活環境,我無意塑造他成為一個台灣版的漢尼拔。這篇就來談談《十之無味》的一些素材和靈感。


[陳廣二人&施姓女保險員命案]

大約是在我小學三四年級時,有個鬧得沸沸揚揚的社會案件引起了很大的關注–施姓女保險員分屍案。該名女保險員到修車廠去洽談業務,結果不幸被兩名歹徒,也就是陳金火和廣德強虐待和姦殺,最後竟然還把她吃掉和分屍。在此案件之前,我不敢說台灣沒有吃人的案例,更何況,這樁案件引起的注目其實著重在保險員日後的人身安全還有偵破的CSI技術,直到我上了國中,在教酸鹼溶液化學時,老師都還會舉這個例子:「當年,就是用消酸溶液倒到化糞池裡,如果變成黃色,就代表裡面有蛋白質,可能有人的組織在裡面。」

CSI鑑識團隊有沒有用硝酸來檢驗化糞池這當然不得而知,但這宗案件較少為人所提及的其實是分食屍體這件事情。殺了人就殺了人,但吃下肚就是另一回事了。如今,陳金火和廣德強都已被判死刑,也伏法了,他們的內心世界究竟長什麼樣子,也無徂得知了。

當時的報煤刊載了詳細的鑑識過程,雖然不被允許刊登屍體和血跡的照片,但陳廣二人的犯案現場照倒是登出來了,輔以淋淋盡致的報內文字(聯合報當年是連載了四~五版的頁面):「⋯⋯團隊走進兩人的住所,鍋內還殘存著沒有吃完的屍塊,被害者的衣物閒置在旁⋯⋯」「浴室牆壁的縫隙採集到乾涸的噴狀血跡,經化驗後證實為施姓女保險員」等等敘述。這些描述在我心中構築了一個破敗和污穢的單身男子世界,後來就成了張漢十生活的環境。

[料理]

設定男主角張漢十的職業為廚師並非單純出自於「使用刀具」一事,但我希望可以連結的是美食的色情學 (food porn)–這並不是單純在吃飯前拍照上傳到instagram那麼簡單。簡短來說,food porn 之所以變得如此流行,是因為單純凝視著美食極為容易讓人聯想到豐滿、富足,甚至包括肉體的愉悅。此外,究竟是什麼讓我們選擇吃豬肉而非_肉?肉的來源為何有些可以被接受,有些便不行?我無意代入PETA的反狗肉宣傳,但既然吃是每天都必須做的事情,不妨想想,我們吃了什麼?


 

下篇就來談談修改的一些過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守夜人 的頭像
守夜人

守夜人看電影

守夜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